冥王生活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生活 > 正文

科技生活

遗体冷冻针是什么(遗体冷冻后的变化)

admin2023-02-20科技生活120

科学家提出的人体冷冻技术,真的可以延长寿命吗?

我个人的观点认为,人体冷冻技术目前仍处在探索阶段之中,相关理论所形成的多种人体冷冻技术并不成熟,还有待深入探索和完善,假如一旦能研发成功,这也许可以达成人体延长寿命之目的。

人体冷冻技术的关健点是如何能植入人体的冬眠基因

相关科学家在理论上提出:可在冬眠动物的基因中提取出冬眠基因,先移植到灵长类动物之中做相关冻体复活实验,一旦获得成功,再将拥有植入冬眠基因之灵长类动物的基因,移植到人体之中,使人体获得冬眠基因后再做短暂时间的冻体复活实验和渐进时间的冻体复活实验。

这是一项巨大的科学工程,由不得马虎了事,每个环节都要细致入微和做好相关数据记录。一旦人体冬眠基因植入成功,就能为人体的冷冻复活技术发展创造了研发条件的可能性,也许最终会获得成功,能可以展望达成人体延长寿命之目的。

我对此持不支持和保留的态度

这种方式一旦实现,表面上看,其冻体之冬眠时间,即是延长了其寿命的生存时间,如果是30年后复活,其人体只能还剩下余生的常态寿命时间,也就是说,以人体寿命70岁为例,中间用了30年的冻体休眠时间,复活后常态生存的70岁十30年休眠时间等于100岁,的确是延长了30年。

但实际上那30年的冰体休眠时间是无意识之空白的情况,其实质常态的寿命时间仍然是70年不变。此外,如果人体采用这种方式来延长寿命的话,如30年或以上休眠时间的复活,一方面,会带来年代差现象;二方面,会带来自己的后代比自己还老、年龄比自己还要大之代反差现象;三方面,会带来社会已发展方面的极不适应现象;四方面,会带来知识断层,无知和像个傻子的必然现象。

由此可见,科学家所提出的人体冷冻技术,表面上看是一种可以达成人体延长寿命的手段,但实际上是无法能改变人体常态生存的寿命时间,况且,还会留下诸多不良的“后遗症”。因此,对于这方面探索和研究来延长人体之寿命时间的方向,我是持不支持和保留的态度。

实施人体冷冻技术,真的可以延长生命吗?

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不会实施冷冻术,这项技术还存在较大的风险。动物想要冷冻复活,对时间和温度有很高的要求,更何况是人类这种庞大的生物体。

很早之前,贝德福德就实施过人体冷冻术,过了十多年以后,贝德福德的子女发现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变化,觉得几十年之后想要复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只能停止支付冷冻费用。

细胞存活都有一定的寿命,短暂冷冻休眠,解冻以后可以自行修复,但是长时间冷冻,跨度长达几十年,即使医学发达,那个时候想要复活,还要打上大大的一个问号。

只能说人体冷冻技术只是一种噱头,并不成熟,成为某些教授、所谓的“科学家”敛财的一种手段。而那些富人,为了实现重生,甘愿花费巨资去做实验。

写在最后

以目前的技术来说,人体冷冻技术并没有被广泛使用,可能还需要人们不断去探索,等到真正可以实现的那一天,才会给人类造福。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人体冷冻技术真的可以延长生命,永生也并不见得就是一件好事。

中国第一家人体冷冻中心曝光,该实验室是如何冷冻人体的?

死了就是死了!

对于死亡,也许一百个人有一百个理解,但从生物学的定义来看,死亡就是“一个人循环和呼吸功能不可逆转地停止,或者整个大脑包括脑干的所有功能不可逆转地停止”。请注意这里有两个“不可逆转”,当一个人的大脑停止工作了,不再呼吸、血液也不再循环了,这个人就是死了。

死亡就是一条直线,不会回头

从法律上讲,一个脑死亡的人,即便是你用呼吸机和药物维持他的呼吸和循环,他也是一个死人,不会有复活的机会。

然而无论是我们自己还是从个人情感的角度,绝大多数人都不希望自己死掉,也不愿意看着自己的亲人死去,即便是死亡无可挽回,他们也希望有复活的一天。为了爱,为了等到这个渺茫的机会,他们不惜倾家荡产。

处理后的遗体被放入液态氮中冷冻

人体冷冻就是在这种强烈的求生欲以及难以割舍的亲情下催生的、用一大堆幻想、噱头和科学名词包装起来的一门生意。

液氮冷冻早已有之

很早以前,人们就利用超低温冷冻技术来保存血液样本、小的人体和动物组织样本、干细胞、精子和卵子等等,据说还有小的冷冻胚胎在若干年后被成功复苏的案例。这些样本在冷落前会被泡在特殊的保护液体里,以防止细胞液里的水结冰膨胀损坏细胞结构。

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技术可以解决器官的冷冻问题,冷冻保护液对于功能器官具有毒性,即便不被冰晶刺破细胞壁,稍微大一点的器官也会在冷冻后失去活性。

一些细胞样本的冷冻是可以唤醒的

生命并非单纯由一堆细胞拼凑的个体,人是有感觉的,需要对外界刺激作出反应;人有大脑,大脑神经元需要处理神经细胞传递来的电信号,再通过神经系统协调和指挥身体的动作。这一切都建立在健康并充满活力的神经细胞这一基础之上,无论你做什么保护措施,冷冻都不可避免地破坏神经细胞的蛋白质,彻底摧毁神经细胞。

直白地讲,冷冻不适用于包括大脑在内的一切神经细胞,一旦把大脑冷冻起来,大脑就死了,人也就死透了。

冷冻会彻底摧毁大脑神经细胞

冷冻的是已死的人

没有任何人或机构敢冷冻活人,只要在生物学上这个人的大脑还没死,你就不能将他冻起来,在任何国家那都是杀人。所以,实施冷冻的前提条件是这个人被宣告死亡,他的大脑功能已经不可逆转地停止活动。

冷冻的只能是一具遗体

我们的大脑由许许多多神经胶质细胞和神经元构成,我们所有的思考、记忆、身体的感觉和动作全都仰仗神经元的分工协作。神经元细胞之间的信息传输是通过化学物质的传递和电信号的关联来实现的,一旦神经元细胞被冷冻,蛋白质分子完全消除了生物活力,神经细胞就瓦解了。

神经元停止工作即意味着死亡

为了保持神经细胞的存活,我们需要一刻不停地向它们输送大量能量,这些能量依靠血液持续不断地供应氧气和血糖。人的每100克脑组织每分钟需要消耗大约3.3毫升氧气,只要氧气和血糖停止供应,几分钟之内大脑就将不可逆转地死亡。

无论是外国的还是中国的“人体冷冻机构”,他们向遗体中注射的保护剂里都不存在任何能维持神经细胞活力的营养成分,即便是有,你也不可能做到在超低温冷冻的同时保持更新。事实上,那些所谓的细胞保护剂是在人死之后才注射进去的。

细胞保护剂里没有任何营养成分

一个大脑和身体已经死掉的人,超低温的液氮又彻底破坏了神经元的蛋白质,无论你再怎么折腾,无论以后科学怎么发达,都不可能让他复活。因为那些被装进超低温盒子里的不再是人,充其量只是一具保存完好的人体标本罢了。

超低温盒子里的只是具标本

人死不能复生

有些朋友拿一些小动物来举例子,说“你讲的不对,金鱼在冷冻过后就能复活”。确实,包括北美树蛙、北极毛毛虫在内的一些小动物就能捱过寒冷的严冬,主要是因为这些小动物的细胞之内充盈着葡萄糖类物质,它保护了细胞不被完全冻结;在感到凛冬将至前,它们会先找个相对温暖的洞穴躲起来进入休眠状态,所以当春天来临时它们又会“复活”。

金鱼“复活”只因没冻透

金鱼没有树蛙和毛毛虫那种本领,一旦完全冰冻,它们会死掉。你看到的某些冻鱼复活的实验只不过是它们被冷冻的时间很短,只是表面结了层冰,鱼的大脑、神经和循环系统还是完好的。

人不一样,在死后被灌入各种有毒的药水,再泡入零下190℃的液态氮里封存若干年,神经细胞早就破坏殆尽了,以后科学家纵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使之复活。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所有这一切只不过是徒耗钱财罢了。

殡仪馆如何打遗体防腐针?

现代防腐技术应该是这样的,先用手术刀将动脉血管切开,放干血,然后找一根主动脉将防腐液输进去。这需要专业的技术和工具、设备。死后血液凝固可以采用浸泡

现在有一种不用冰棺也能保持几天使尸体不发臭,就是有条管子插进木棺材里能让尸体结冰的机器叫什么?

这个就是手提冰棺,也叫遗体防腐冷冻器,体积小,重量轻,方便携带,价格的话比冰棺要便宜很多,如果棺材的密封效果做的好的话,保存遗体的时间可以做的更长,不同规格的手提冰棺质量温度是不同的,祈安制冷的手提冰棺制冷温度在零下30度到零下45度之间。

相信人体冷冻术的人越来越多,那冷冻术真的能成功吗?

“冷冻人”,以前似乎只在科幻小说中听说过,如今却真实出现在了一对平凡夫妻的生活中。

49岁的展文莲因肺癌去世。去世前,她的家人代她完成了遗体捐献的登记手续,决定在死后接受一项人体冷冻手术。

山东银丰生物工程集团和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的临床工作人员将展文莲的遗体程序性降温,最终在容积2000升、零下196℃的液氮罐内冻存起来。这被认为是中国本土首例人体全身冷冻术。

在展文莲去世百日祭当天,澎湃新闻发表了一篇《对话中国首例“冷冻人”丈夫:活不过来,也为医学做了点贡献》的文章。

展文莲的丈夫桂军民说,“我和妻子都非常赞同遗体捐献。我们觉得人走了,总得留点什么,我还曾和她开玩笑说:‘你把我遗体给捐了,哪能用的全给人家用了,用不了的剩下骨头架子,给我送到我们学校的解剖室去,放那儿挂那儿也行。’”

“我和我的妻子想为这个社会留点什么,做点贡献。人即使是死亡的,我们身上的东西还都可以用。而火化了,就什么都没了。人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死,我想是不是可以选择死后的处理方式。”

“即使她将来不复活,如果对疾病的研究有帮助,那我们也觉得值了。我们也想通过这件事情给大家提供一种选择,敬待生命的选择。”

“我不认为她去世了,她只是去短暂地休息一段时间。”

但桂军民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未来保存失败,会把遗体取回来火化。

丈夫桂军民还在期待妻子有一天能醒过来。

结缘“冷冻人”技术

在济南做义工的展文莲被检查出患有肺癌,经过多轮治疗,已经失去了治愈的希望。

为了让她减少治疗过程中的痛苦,在展文莲同意后,桂军民将爱人转到了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的“舒适病房”。

所谓“舒适病房”,就是不再对患有绝症的患者进行主动治疗,特别是有创治疗,而是通过镇痛等方式减轻患者痛苦,尽量让患者轻松地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

在与病房主任类维富的一次聊天中,桂军民萌生了将妻子的遗体捐献进行人体低温保存科学研究的想法。

“我认为这给妻子增加了一份‘再生’的希望,爱人也同意这个提议,后来又问了我们的孩子,他也表示支持。”

“以前在新闻上看过国外有类似的项目,当时他们和我提出来的时候感觉比较惊讶,但是有一丝希望,就希望能够出现奇迹。”

夫妻俩都很赞同遗体捐献,觉得人走了,“总得留点什么”。

桂军民说:“人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死,我想是不是可以选择死后的处理方式。未来的技术,我们只能期待以后。即使活不过来,也可以为医学做一点贡献。”

于是,展文莲签署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

展女士在齐鲁医院的病房里失去了呼吸心跳。

“她走得很安详,并不像是患病很久的样子,我期待她能够‘回来’的那天。”桂军民说。

国内首例“冷冻人”

为展文莲进行人体冷冻的是山东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的工作人员,研究院隶属于银丰生物工程集团,主要从事“人体细胞、组织、器官存储、基因测序技术、细胞技术研究和临床应用等高新技术开发”。为了国内的首例人工冷冻项目,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的工作人员称他们已经提前准备了数月。

“展女士离世前的几天,我们一直在医院病房外等待,展女士离世后两分钟,我们的工作人员就在医院展开了开通气道、安装呼吸机、人工心肺复苏仪安装、输入药物等操作了。”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的工作人员赵女士介绍,“虽然展女士已经失去了呼吸和心跳,但是我们希望用这样的方式,让其脑细胞尽量能够保持存活。”

通过救护车,工作人员将展文莲的身体从医院转移到了研究院的办公地。

在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的手术室内,工作人员为展文莲进行了灌流和血液置换操作,在特制的低温手术台上,通过开放颈部和股部两条血管通路建立体外循环,展文莲的体温被逐渐降至18摄氏度。随后血液逐渐被不同浓度梯度和成分的冷冻保护剂替代。最后,展文莲在一台由电脑控制的深度降温设备上,逐渐降温到零下190摄氏度。

在与亲属最后告别后,展文莲被转移至零下196摄氏度的液氮罐中长期保存,进入罐体前,所有进行操作的工作人员对展文莲鞠躬表示敬意。

据悉,展文莲的身体是以头部朝下脚部朝上的姿势放入液氮罐的,“这样做是为了保证在液氮泄漏等意外情况发生时,能够第一时间保护头部,毕竟头部才是我们人体冷冻的重点。”

“冷冻人”如何保存?

这次展文莲低温冷冻的费用绝大多数由银丰生命科学公益基金会支付,研究院和基金会都表示不便透露具体费用,但是操作中使用的医疗冷冻器械都较为昂贵,“应该在100万以上了,”工作人员说,“除了仪器的使用和损耗费用,每过10天左右,会补充一次液氮,每年的费用大概在5万元左右。”

尽管要负担如此巨大的开支,还是有很多人受到启发,想要做相关尝试。

“这次展女士成为中国第一位人体冷冻案例后,一些媒体进行了报道,今天我们公司的电话就被打爆了,有很多人都来咨询。”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的赵女士表示,“不过目前我们没有任何将其引入商业化操作的计划。”

赵女士说,现在还有四个人体冷冻的液氮罐最近将会运到,可供使用,同时还准备扩建新的研发场地。

其实并非每个人都适合被冷冻。赵女士称,入选“人体冷冻”并不是人人都可以的,有严重外伤、严重传染病以及一些类似于肾衰竭、肝硬化等疾病的患者目前是不可以接受人体冷冻项目的。

人体低温保存仍属科学研究,在国内并没有相关的标准来明确低温保存是否成功。

桂军民说,他已经了解到过程中会有风险,如果未来出现了最坏的结果,真的保存失败,他们也考虑过再把遗体取回火化。

“冷冻人”能否复活?

虽然中国的冷冻技术刚刚实现零的突破,实际上,对人体进行低温保存的技术已经有50多年历史了。

从上世纪60年代起,低温生物技术逐渐形成和发展,美国也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人体冷冻机构,目前最大型的人体冷藏公司是美国的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 和美国人体冷冻机构 (CryonicsInstitute)。

第一例接受人体冷冻、以待将来复活的人,是美国物理学家詹姆士·贝德福德。1967年,他因患肺癌去世后,首次使用人体冷冻技术贮存遗体。

以现在的冷冻学标准来看,贝德福德的遗传被冷冻保存的过程是毫无章法的。即使如此,1991年有医学专家对贝德福德的遗体的保存状况进行评估时发现,这具遗体仍然保存完好,没有明显恶化。

中国第一位接受人体冷冻的是重庆女作家杜虹,科幻小说《三体》的编审之一。2015年,杜虹因胰腺癌离世,随后遗体送往美国洛杉矶的Alcor总部冷冻了头部。

世界上已经有300多人加入到冷冻计划中。然而,专家介绍,至今仍没有冷冻人进行复苏的案例。

银丰研究院已经实现了皮肤、手指等器官低温保存。而且,目前世界上已经有100余例经冻存卵巢组织移植后受孕出生的健康孩子。

虽然现在组织和细胞上的冷冻和复苏已经实现,但对冷冻的人体进行复苏,涉及温度的精准控制和尺度问题。

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刘静也曾表示,现在能成功实施低温保存的只有相对简单的生物学对象,连人体器官的低温冻存都非常困难,所以在现阶段,人体存储并“复活”是基本无法实现的,但是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不排除未来有“复活”的可能。

科学家们相信,在临床“死亡”后理论上最大限度保存大脑的机能,未来人体复温复苏后,可以通过相关的DNA修复、干细胞等技术进行人体修复,实现复活。

人体冷冻技术也从医学等其它领域借鉴了更为先进的技术,如低温生物学和纳米生物学等。

为了防止冰晶破坏冷冻状态的细胞,人体冷冻专家利用防冻化合物和器官防腐剂代替人体血液。人体冷冻技术支持者认为,这项技术可以保存个体大脑的内容,即使该个体的身体根本不会复苏。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外科学与低温医学教授巴里-福勒等科学家认为,即使人体或部分器官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进行保存,但是要想实现复苏仍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护理服务负责人迈克尔-佩里,却对冷冻人体的复苏时间表持乐观态度。“我们的意思是数十年,我们认为可能是50年到100年。”

然而,即便解决了技术难题,复活还有可能带来伦理问题。

银丰生命科学院工作人员说,“比如一旦人低温保存后实现了复苏和复活,那么这个技术很可能会引来巨大的商业投资,未来生命的延续是否会是有钱人或者有权力的人优先,这都是问题。”

“对未来的科技我还是有信心,复温和治疗只是愿景和想象,寄希望于将来的人。”在希望之中,桂军民对未来也会有担心。

“虽然只是想象,但是我也想象过未来的场景。如果真的可以复活,复活之后也是个问题,一个是疾病能不能得到治疗,被冷冻之后到复活期间的她是没有记忆的,复活了之后怎么面对未来的世界,仔细想想也会怕。”桂军民说,如果医学允许,他希望自己未来能被冷冻,能与妻子一同复活。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