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生活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生活 > 正文

科技生活

大搜车为什么近期裁员(大搜车现状)

admin2023-02-21科技生活159

思特沃克什么情况涨薪

思特沃克员工哀叹:冻结hc,延迟涨薪,领导降薪,终究是顶不住了

中银头条网时间:2020-03-24 11:18:09

前言:

2020开年竟然那么的不友善,甚至充满敌意。去年大家都还在抱怨996,而今年就变成感恩自己没有被裁员还能有996,这是多么的讽刺!疫情给了我们重重地一击,好像所有的想法、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情绪都无处安放,对于已经失业的职场人也确实能过一段啥也不干,在家躺着就能给社会做贡献的生活了。

在互联网职场论坛,一位职场人发帖吐槽到。终究是顶不住了,冻结hc,延迟涨薪,领导降薪。什么?ThoughtWorks?外企也在锁HC?这样的吐槽也是瞬间引起了网友的围观与议论,我们先来看看网友们都是怎么说。

有网友就说到。商业模式决定了公司不会太有钱。冬季有圣诞节+春节,每年都是压力最大的时候。疫情一来,新收入减少、老债延期、银行贷款困难,这会全球压力估计比国内还大。日子不好过了,已经有同事准备跳槽的了。平时有各种各样的培训多到烦,公司福利在西安算是不错的,五险一金+商业医疗保险+10天带薪年假,不怎么加班,但thoughtwork要出差,高级外包。

也有网友吐槽到。外企,面试贼难……给个需求自己做,然后拿着自己写代码去面试,现场让你加功能改功能……对待像我这样的萌新很不友好。和我司在一栋楼上,工作环境相当不错。ps,听说是做敏捷开发,高级外包的。一般小公司和思特沃克待遇不能比……能去思特沃克就去吧,外企,各种流程都正规。

也有网友说到。公司崇尚自由文化,扁平化管理,开放式办公。说白了就是没有什么传统企业的领导的概念。学习氛围浓厚。公司非常看重员工的学习能力,和个人成长。

也有网友表示。外企日子也不好过了?这公司内部技术大牛比较多,进这家,面试比较难,但公司对应届生我觉得很不错了,你可以横向对比下。

也有网友分析到。其实像中软,软通,佰钧成等等等等,都是各个大公司为了节省成本而出现的血汗工厂罢了,如果非要进外包,选择外企相对好很多,比如埃森哲,叠拓,思特沃克之类的,至少福利待遇不至于太差。虽然说的是外包,不过是真的高级外包,代码风格写的比较漂亮,不加班自由时间比较多,用的技术还算比较新,各种新技术新特性都会在项目里面试。

笔者之前有提到,19年就已经是行业洗牌期了,2020对于企业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活着。当然,这场疫情加速了企业的优胜劣汰。在这种环境下,没有谁是优胜者,我们职场人难,企业也很艰难,每行每业。在这种背景下"每个行业都很难,以退为进断臂求生吧,2020年能活下来就可以了"。疫情之下,这样的情况已不是孤例,坊间的传言很大一部分中小型企业熬不过这场大考,这其中不少知名企业也在疫情中艰难生存,笔者在这也不完全给大家统计了一部分。

疫情期间降薪裁员自救企业名单(部分)

航班管家:拟降薪

作业盒子:拟裁员

58到家:拟裁员

每日优鲜:拟裁员

去哪儿:拟裁员

每日一淘:拟裁员

房天下:降薪

随手记:裁员

宜信裁员

二维火:继年前裁员,现拟降薪。

滴滴:拟要裁员

曹操出行:实行996

贝壳:拟要裁员

威马汽车:因未完成目标不发年终奖

上汽:降薪

途家:被曝裁员40%

凤凰网:拟要裁员

OYO:裁员比例较高

美柚:北京分公司裁员

携程:待岗并优化部分人员(据说和绩效有关)

网宿科技:裁员

瑞幸:裁员

依图:医疗裁撤试用期员工(拖欠年终奖)

杭州数梦:裁员

VIPKID:裁员(比例未知)

美菜网:薪资打折(比例未知)

平安好医生:裁撤试用期员工(比例未知)

出门问问:试推行大小周,并可能优化人员

水滴:裁员

蘑菇车联:裁员

美丽联合:CTO离职,坊间说可能会裁员(消息来源脉脉职言)

马蜂窝:发出待岗邮件(待岗期间相关账号权限关闭)

杭州如程:一律薪资调整5500/月,4月可能恢复到疫情前

优信:员工降薪,同时高管CTO离职

苏宁:发起全员营销(有变相裁员迹象)

同程:吴志祥鼓励团队自救:卖生鲜,卖防疫产品(同程旗下有本地生活业务)

大搜车:疫情期间裁员,坊间传闻裁员比例较高

小电:呼吁降薪,高管带头车好多全员降薪30%到50%

车置宝:裁员比例不知,薪资调整比例不知,人去楼空一直有新闻

百程旅游:破产清算

海航集团:已被海南政府成立小组解决问题

微医:裁员(绩效B-)尚不知和一瓶是否相关

看到这,多数职场人是不是都开始觉得不安了?我会不会成为裁员潮里的那一个?在这,笔者就要提醒各位了,这里就体现了一个东西的重要性,那就是个人竞争力,也希望各位职场人要随时随地有忧患意识。对于我们每一个职场人来说,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有居安思危的意识才能不断学习和提高自己的能力,只有未雨绸缪才会临危不乱,化险为夷。如此情形下,如果你被裁了,就开始学习吧,只有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才能对抗危机的能力。

--- THE END ---

最后,征个稿

你想与同行分享你的职场经验、职场困惑、职场趣闻

或只是想单纯的吐槽同事和老板……吗?

有委屈了,被资本家欺负了?

那就快快加我好友吧,

我们隔着屏幕帮你撕逼、抬杠,

我们的宗旨,不以敲诈为目的,合法维护自己权利。

只要你有想表达的欲望,那就投稿给我们吧~

征稿要求:

①稿件字数以800~1500字左右为宜,多于2000字的文章在手机上阅读起来比较麻烦,少于800字的文章看起来不过瘾;

②你有自己拍的适合做文章插图的照片也可一并附上~如果不方便,小编也会帮你配图,但小编也是直男审美,也好不到哪去…

Tags: 思特沃克 hc 涨薪 降薪 哀叹 顶不住 延迟 冻结 终究 员工 领导

2022大搜车是不是搞不下去了

不是。2022年的大环境对于车市来说是十分困难的,大搜车作为新的汽车零售平台收到的冲击非常大,已经开始进行裁员,但因背后有阿里巴巴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晨兴资本、华平投资、春华资本等机构超过12亿美元融资,搞不下去是不可能的,只是收入相对来说会降低。

裁!裁!裁

北京时间30日消息,标普29日宣布,将波音公司的 信用评级从“BBB/A-2”下调至“BBB-/A-3”, 距 垃圾级 更近了一步,原因是担忧新冠肺炎疫情对该公司未来几年的收入和现金流的影响。该公司表示,计划通过买断、自然减员和非自愿裁员的方式, 裁减约1.6万个职位,相当于其员工总数的约10%。

据涂料采购网了解,疫情以来,全球经济都受到了重创,停工停产、停职降薪等措施之后,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了“大刀阔斧”的裁员之路。电子 科技 、服装外贸、航空运输、休闲 娱乐 等多个行业的国内外知名企业、行业巨头都没能躲过这次“全球大洗牌”。

电子烟巨头Juul: 4月30日,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由于在美国遭遇严厉的电子烟监管和市场份额下滑等因素影响,Juul计划 裁员三分之一, 甚至可能达到40%,最终的决定将在未来几周内做出。消息人士称, 裁员将导致800至950人失去工作。

美国打车服务公司Lyft: 4月30日消息,Lyft在一份监管申报文件中宣布 裁员982人,还有288人将暂时休假。 Lyft称, 这一裁员人数在公司员工总数中所占比例为17%。

打车软件优步(Uber): 在优步4月28日提交的监管备份文件中显示, 拟裁员至多20%,涉及5400人。 Uber首席技术官图安·潘(Thuan Pham)已提辞呈,5月16日生效。图安·潘2013年加入Uber,已成为Uber公司的重要高管。

英国航空母公司IAG: 据彭博社报道,4月28日IAG表示,英航正就拟议的重组和裁员计划正式通知工会,可能导致 多达12000人的裁员。 英航拥有员工45000人,包括16500名空乘人员,以及3900名飞行员。已利用英国的新冠职位保留计划,于4月将22626名员工纳入休假计划。

欧洲航空航天巨头 空中客车公司: 决定暂时 解雇 其位于威尔士布劳顿工厂的 3200名员工, 该工厂负责机翼的制造。这些员工将能够利用英国的规定,政府在员工无法工作的情况下,为他们提供80%的工资保障,最高每月2500英镑。

SAS: 将启动相关流程, 将其未来的员工规模削减至5000个全职职位。 分别是,瑞典约1900个、挪威1300个和丹麦1700个全职工作岗位。鉴于目前的限制,SAS预计在重要的夏季活动有限。此外,需求很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恢复到COVID-19之前的水平。

丹麦知名航运公司 Clipper Bulk: 决定 裁减四分之一 的办公室人员。本次裁员计划将影响到这家航运公司 91个工作岗位中的24个, 但对哥本哈根的员工影响尤其大。

国际 旅游 巨头猫途鹰(TripAdvisor): 由于新冠疫情封锁措施造成的经济冲击,计划裁减近 四分之一 的员工。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史蒂夫-考佛(Steve Kaufer)表示, 超过900名员工将被裁减, 主要在美国和加拿大,考佛在给员工的一封信中表示,该公司已进行了两轮成本削减。

豪华游艇制造商 侯爵游艇(Marquis yachts) 已通知该州,由于新冠毒病大流行导致业务放缓,该公司计划将 从6月开始裁员100多名工人。 侯爵已经通知威斯康辛州,公司可能会分时段解雇100多名工人,6月开始裁员65人,7月裁员35人,8月初再裁员17人。

美国梅西百货: 受疫情影响,公司于2020年3月18日宣布 关闭全部近800家门店, 目前尚无法确定复工日期。同时,梅西百货采取了一些财务措施保持财务的灵活性,为了最大程度降低经营成本,梅西百货宣布 临时解雇大约13万名零售终端业务人员。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据美国《国会山报》网站4月23日报道,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校长罗纳德·丹尼尔斯宣布,由于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该大学预计将 裁减员工、让雇员休假。 他说:“令人遗憾的是,由于我们正在经历不可避免的损失,大学某些单位的休假和裁员将是必要的。”

▲资料图片:霍普金斯大学的的标志性建筑

服装品牌Gap:将在全球进行裁员, 同时,有8万名员工将被停薪休假。此外,Gap在4月的部分关闭门店的房租也将停止支付。

捷豹路虎: 据外媒报道,受新冠疫情影响捷豹路虎将 暂时解雇2万名员工,占其全球员工总数50%。

照片编辑应用程序VSCO: 该公司正在裁员 约30%的员工,裁员45人, 不过会给予7周薪水以及2个月的医保作为补偿;

GoPro:再裁掉20%的员工(预计超过200人), 以此作为2020年缩减1亿美元运营资金、2021年缩减2.5亿美元运营资金计划的一部分。连CEO自己也表示:今年不要任何薪水了!

中国 时尚 电商“蘑菇街”: 宣布新一轮裁员计划, 大约有140名员工被裁,占总员工比例14%。 而且CFO、高级副总裁等高层也相继离职。

太阳马戏团: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3月19日报道,受疫情影响,有“加拿大国宝”之称的加拿大太阳马戏团 一周内两次宣布临时裁员,裁员总数达到95%。 目前仅留下了骨干员工。3月22日,作为联合控股方的复星集团就此事回应称,当前太阳马戏的全球演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已暂停了大部分业务,不得不采取临时性削减人员的举措。

印度酒店初创公司OYO: 将在全球范围内 裁员约5000人, 其中中国市场约占3000人。据了解,OYO目前在中国约有10000名左右员工,其中包括约6000名全职员工和约4000名所谓的“自由裁量权员工”。

大搜车: 多名认证为大搜车员工在脉脉上发帖称,“第一个撑不住的公司来了,大搜车线下团队 裁员比例70%, 临时通知,直接关系统。”对此,大搜车官方回应称,因业务优化调整,公司在进行业务聚焦, 但涉及员工整体比例只有13%左右, 并提供了N+1的赔偿。

快 时尚 品牌HM: 宣布一些市场已经启动了关于临时裁员的计划, 预计临时裁员数万名。

Inditex集团: 此前,据路透社消息,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正在考虑临时裁员, 涉及西班牙约2.5万门店员工。

汇丰控股: 汇丰公布了将削减1000亿美元资产的方案,缩减投行规模,并将改革美国及欧洲业务,这个大规模的整改行动意味着将在三年内 裁撤3.5万个工作岗位。

新潮传媒: CEO张继学发表内部讲话称:“2月10日,是新潮传媒上班第一天。我沉重地宣布自救之路, 从减员10%开始,此次减员规模为500人左右,其中包括20名管理干部。”

Oneplus 表示,目前裁员计划包括在 法国,德国和英国的区域办事处解雇多达80%的员工(约20名员工)。

互联网租衣平台Rent the Runway: 由于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公司约35%的员工停薪休假,并 解雇了近10%的员工。

电影公司米高梅:裁掉了约50名员工,在750名员工中占比7%, 涉及剧本和非剧本电视和长片等所有部门。同时,米高梅联合Annapurna成立的联艺发行公司(United Artists Releasing)已让1/3的员工无薪休假。此外,两家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都预计减薪。

日本最大银行三菱UFJ银行: 计划到2023财年, 在原计划裁员6000人的基础上,再增加2000人,总裁员将达到8000人。 三菱UFJ银行的职工人数将从2017年的4万多大幅下降。

瑞穗银行:计划在未来10年内裁员1.9万人, 并关闭城市中心的130个分行。以去年6月为基准,瑞穗银行的职员数约为3万人,464家支行。

三井住友银行: 打算利用“金融 科技 ”来 取代银行5000名职员 的业务。

另据和讯网报道,美国多个行业开始大规模裁员,包括航空运输、文化艺术、教育金融、工业制造,房地产 旅游 、餐饮零售、电子 科技 等。

自疫情以来,欧洲、美国、印度、日本等全球众多国家和地区都在进行着大规模的裁员,据不完全统计,裁员数量 近30万人, 其中全球 航空业 遭受冲击较大,7成航企现金撑不过3个月,需2000亿纾困。裁员的行业除了 汽车 ,船舶 等传统行业之外,也包括近几年火热的 互联网新媒体、电商购物,软件 科技 等,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 电影电视、休闲 娱乐 行业,甚至是 学校教育 行业也没能侥幸逃脱厄运。目前疫情的形势依旧严峻,虽然欧洲多国已经把“解封”提上日程,但全球经济的复苏还是需要从长计议。依目前的情况来看,各行业的“瘦身”举措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未来或将有更多我们耳熟能详的知名品牌陆续爆出令人震惊的裁员消息。

以“疫情”之名,行“结构优化”之实?二手车电商的至暗时刻来临

在互联网模式中,存在着一个著名的“五年定律”。当然这也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对于已经火爆了五年有余的二手车电商行业,似乎就是例外,其依然没有形成清晰的脉络。与此同时,经过了数轮“洗牌”之后,那些活下来的二手车电商巨头们,却仍然呈现出脆弱的抗击打能力。瓜子、优信、大搜车......无人例外。

而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更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二手车电商行业数年来在商业模式、经营管理等方面埋下的“雷”,统统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停工待岗、降薪裁员

二手车电商巨头们纷纷出招抗“疫”

2月28日,瓜子二手车的母公司车好多集团发布了阶段性薪酬和假期调整方案。暂定调整涉及2020年2月和3月份,在其期间集团VP层M6及以上全序列降薪50%。

而集团总监层P9M4、P10M5全序列降薪40%;集团岗位:P序列、M序列降薪30%,补偿假期13天。

次日,一封优信二手车下发给部分员工的邮件流出。邮件显示,因公司经营遇到困难,暂无工作安排,因此于3月1日起停工待岗。

同时在此期间优信将按照各地政策支付员工的最低生活保障,并负担员工的基本社保和住房公积金。优信还在邮件中补充称,待公司经营状况转好,则将安排归队事宜。

此次优信二手车的停工待岗也被视作为之前降薪事件的升级。2月初的时候,就已经传出了由于疫情影响,优信员工自2月15日起将短期下调薪水,降薪从20%到40%不等,该规定暂实行至今年5月31日,一般员工与高管均有涉及。

如果说瓜子和优信的操作都可以看作是“短期性”的阶段调整,那么有人则更加直接。2月13日,被誉为“汽车流通领域的阿里巴巴”的大搜车被曝出了裁员的消息。

乍一看,这些都是二手车电商们为了应对疫情的“无奈”之举,现阶段的“经营困难”也成为了短时间内大家面临的共同难题。

然而把所有的罪责都归咎于此次的“疫情”,是否真的合理?

以疫情之名,行“结构优化”之实?

二手车电商的至暗时刻早已来临

让我们回到疫情发生之前。

今年年初,瓜子二手车母公司车好多集团正式宣布2019年Q4实现集团整体盈利,而集团CEO杨浩涌在去年12月份的一场媒体沟通会上也透露,“我们账上还有超过50亿元,是非常充裕的。”

从不差钱到没有余粮过冬,前后时间间隔如此之短,很难让外界相信这仅仅只是因为疫情使然。看来当初的那份宣言,多少有些给自己打鸡血的嫌疑。

事实上,即使没有这场疫情,二手车电商们的“结构优化”也在所难免,同时也是早已经开始执行了的。

去年9月,瓜子二手车就开启了裁员模式,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出现大批认证为瓜子的员工发帖,称瓜子裁员范围已经达到50%以上。

今年1月份,部分瓜子二手车员工在瓜子二手车西安店门口更是拉出了“加班时我们全力以赴,裁员时请真情对待”等多条横幅。将瓜子裁员进行了坐实。

与此同时,经由媒体确认,瓜子母公司车好多集团多名高管包括COO雷雁群和执行总裁邓康明在内,都已经证实在1月中旬已经完成离职。

优信也同样如此。据优信发布2019年Q3财报,公司总营收4.61亿元,净亏损2.67亿元。

同时,优信在财报中预计,第四季度持续经营产生的调整后亏损将在1.5亿元至1.7亿元。按照官方这一预计以及前两个季度的净亏损数据,优信2019年全年亏损将超过11亿元。

若将时间线往前拉长,形势更不乐观:2016-2018年期间,优信短短三年就累积亏损了56.79亿元。

连年的亏损不盈利使得优信连续遭遇资金紧张、股价暴跌,采取人员收缩、结构优化等也不是因为此次疫情才有的事情。

伴随着二手车电商行业的集体低迷,更要命的是资本的不再垂青。

企查查数据显示,人人车与大搜车最近一轮融资(E轮及以后)均停留在2018年;瓜子二手车的最后一轮融资也停留在2019年初。

号称“二手车电商平台第一股”的优信二手车在2018年优信IPO之前的最后一轮融资中,估值金额高达32亿美元。而目前,截至2020年2月28日优信二手车的市值仅剩4.9亿美元。

一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开始以区别于互联网公司估值的方式重新审视二手车电商平台,“多看少投”成为了自2019年始的常规操作。

综合因素的叠加,使得二手车电商的至暗时刻早已来临。此次的疫情,不过是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从而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而已。

二手车电商已成红海

其核心问题依然无解

虽然,二手车电商行业已经数次洗牌,已成红海之势。但二手车交易产业链条沉重、严重依赖线下的问题始终无解。

二手车的天然属性决定了平台无法对二手车形成“垄断”,二手车交易这一重资产模式也完全不具备互联网成本低、可快速复制的特质。类似于优信等二手车电商平台们,也只能依赖于车商的供血。

而过度依赖车商,当疫情来临,自然不具备抗击打能力。绝大部分车商至今都还没有复工,市场上没有车源,那么二手车电商平台的失血情况可想而知。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统计,截止2月28日,我国的汽车经销商综合复工率仅为30%。

其次,盈利难的问题依然困扰着所有的二手车电商平台。

二手车电商平台至今没有一家公司实现盈利,没有余粮,就无法过冬。现实中的二手车电商远不如在车载广告、电梯广告里活得舒坦。

即便是它们频频祭出“烧钱”大战,仍没有带来太多的实际效果。瓜子二手车狂撒数十亿铺广告给市场洗脑,结果也仅仅收获了“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这句魔性广告词席卷大街小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投放巨量广告的嗑药模式使产品销售无法实现盈利,负面形象积重难返,只能靠巨额融资弥补亏空,钱烧光后,生命周期结束。这条定律已经被无数二手车电商们反复印证过。

第三,现有模式是否符合当下的国情,值得深思。

去年4月,优信戴琨提出了“全国购”将成为二手车行业的“终局”,无数二手车电商平台为之效仿。

可现实的情况是,全国购显然还没有到爆发的正确时机。没有新车的网上销售,何来二手车的网上销售?

新车是标品,用户信任度高,网上销售肯定比二手车更容易。从实践情况来看,各家都开展过相应业务探索,但是受制于用户体验及固有的新车零售体系,这个要实现起来尚且不是短时间的事情,那么二手车的“全国购”理应离我们更远。

从生存机制,到盈利模式,再到具体的操作方法,这几个核心问题没有明确和解决。二手车电商充其量不过是个资本的玩具而已,洗了那么多次牌,还没有出现一个能打的,确实让人唏嘘。

马曰:

就像文章开头所说,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二手车电商行业数年来在商业模式、经营管理等方面埋下的“雷”,统统暴露在了空气当中。二手车电商巨头们的集体“炸雷”显然和疫情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2019年我国累计完成交易二手车1492.28万辆,累计同比增长7.96%,交易金额为9356.86亿元,累计同比增长8.76%。近万亿的大蛋糕,也充分说明了它的市场前景和潜力。但目前的诸多问题,造就了中国二手车市场仍是朝阳行业,这个行业的价值实现注定是一场长跑,而二手车电商们的赛道可能更加崎岖。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杭州大搜车现状

杭州大搜车现状是面临破产。根据查询相关资料信息,杭州大搜车再一次的进行裁员,经营不善,将面临着破产的结果。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